内地明星

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问人世间谁曾是你的知音

2019-11-09 10:08:3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问人世间谁曾是你的知音

文/于凡诺

昨日,清华大学SEmotion人声乐团带来了一首《生如夏花》,曲调刚出来,我就思潮澎湃,立刻想起了朴树,那位大二退学,带着吉他在家门口的小运河边弹琴唱歌的男生。

朴树用一种近乎苦行僧的迷狂,在苦苦研读泰戈尔《生如夏花》之后,受了感召作曲、作词,然后演唱,试图渐抵印度大师泰戈尔“使之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若秋叶之静美”的纯然之境,而这首歌恰恰正是我喜欢的旋律,静静的,一直听了下去。

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问人世间谁曾是你的知音

人生中第一次接触泰戈尔的《生如夏花》,屈指一数,那已经是一九九六年。

那一年,我刚好中考结束,心情比较抑郁。从大学归来的表哥,看到我不开心的样子,就决定带我出去散散心。那一天,我们先坐了一辆老式客车到了离家三十多公里以外的幽云镇。

当时从我家去幽云镇还是一条沙石路,一路非常颠簸。我们到了一处地方,等客车停好后,表哥就带着我跳下车,顺着马路笔直往前再走了十几分钟,到了一个小镇。我们在小镇上买了点水果,然后直接穿过小镇,来到一条小河边,然后顺着这条小河边的泥巴路又走了十几分钟。最后穿过一片稻田,我们来到了一个小村庄。走进村庄,表哥直接带我走到了右手边的第三座老房子前,扣响门环,“有人吗?有人在吗?”表哥喊道,接连叫了好几声。

半响,有人回应道:“门没关,推门进来吧。”

我们推门进去,一个老奶奶正在院子里洗衣服,抬起头来问道:“你们找谁啊?”

“山谷在家吗?”

“在。”还未等老奶奶回复,对面木房子二楼上的一扇窗户打开了,一个脑袋探出来叫道:“田野,你来了。”

山谷下来,给我们每人搬来一把竹椅子,“你们先坐一会儿,”然后跑了出去,很快就拎了一壶凉水回来,倒了两大碗。“你们慢点喝,”山谷的的话音未落,只因当时我有点口渴,喝的有点急,早已经端起大碗咕噜咕噜一气喝了一大半,真凉,没想到这水冷的竟然直渗牙齿。

“这是我们山里的泉水,一到夏天就冰凉的,慢慢喝,还有一股清香和淡淡的甜味。”山谷笑着解释道。

“这是我的表弟,凡诺,我们都叫他落凡。”介绍了一下,山谷看了我一眼,“你这个表弟气质不错啊。”夸奖了一句,山谷就和表哥闲聊起来。

“哎呀,我都忘了。我们先做中饭,吃了之后,我带你们去附近的状元峰看看。这是离我们家最近的。今晚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我们再去白虎山,去看看白云岭,如果时间够,再去看看天堂界。那可是我们这里最有名的三处景点了,如果明天不是阴雨天的话,保证你们一饱眼福。”山谷突然说道。

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问人世间谁曾是你的知音

第二天果然是大晴天,

天堂界果然非常不错,不仅山上有各种珍禽走兽,还有很多野果,我们甚至看到了一颗早熟的白杨梅树,大家吃了一个饱。而且,一路,我们还能喝到冰凉的山泉水,中途休息时,坐在林间,还能立刻感受到冷风嗖嗖无比畅意,只是小虫子有点多,好在山谷随身带了一包草药粉,轻轻一撒,就清静多了。天堂界的山顶视野格外开阔,真是一览众山小。相对而言,白虎山、白云岭比天堂界低一点,没有这么多野果,却也各有特色,很耐看,但是三处一比较,总归还是没有天堂界这么大气。

而我印象最深的是爬天堂界时,爬了半天,原本表哥和山谷一路都是有说有笑的样子,这时候突然安静下来了。原来到了一个分叉路口,远远地就闻见了一股花香。“前边是莲花谷茶树坳。”山谷指着前方介绍道,“你们好不容易来一趟,我干脆也带你们去看看,走”。然后我们走过去不远,就看到了漫山遍野的山茶花、映山红。山谷带着我们顺着山间一条隐蔽的小道爬了上去。过了一顿饭时间,前边终于隐隐出现了一个山岗,转过山岗,再走了十几分钟,前边出现了一个足球场大小的较为平坦的长方形草地,草地一侧挨着山脚处有几间木屋。

“我三叔就住在这里,他喜欢安静,大家说话小声一点。”越来越靠近时,山谷小声地提醒大家。

“海水呀,你说的是什么?”

“是永恒的疑问。”

“天空呀,你回答的是什么?”

“是永恒的沉默。”

突然前边传来几句声音。

听到声音,山谷走的更慢了,有时候还缓缓停了下来,大家似乎都在安静地聆听,没有谁走动。

木屋前,有一株开的最为灿烂的白色杜鹃花,绚丽夺目,娇艳无比。

一个清瘦的男人站在花前,此时正在大声吟唱。

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”

“这就是我三叔,他曾经是南京某著名大学的学生,读研究生时,因为一次实验某位同学操作不慎,毒气泄漏,三叔中了毒,抢救后,三叔整个人都变了,有时候清醒,有时候痴痴呆呆,最后医生说治不好了,剧毒已经深入五脏六腑,准备后事吧。于是三叔就被送回来了。”山谷轻轻地解释道,随后指着木屋前杜鹃花下一处:“那是临走时,三叔带回的一盆兰花。”

“果然,白杜鹃下,是一盆洁白如玉的兰花。”

“回了老家后,为了不连累大家,三叔又执意来到了这里,一个人住在这山岗上,守护者那株兰花,然后天天诵读一些诗歌之类的。”“唉,可怜人啊。”

突然,大家的耳边响起了一阵优美的旋律。

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”

也不知道大家最后是怎么离开的,听了山谷的介绍,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”这句话却离奇般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转眼,时间到了二零零四年,我也早已经正式参加了工作。那一回,忘了是什么原因,大概是工作调研吧,我再次去了幽云镇,住在镇上,需要待几天。有一天闲着无事,鬼使神差的我再次爬上了通往天堂界的山路,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莲花谷茶树坳里去了。

原以为一切将是面目全非,没想到一路野树山花依旧,就连那两间木屋都依然挺拔在那里,丝毫没有颓败的迹象。

我正在诧异间。

突然木屋里传出一阵歌声,

“……

我是这耀眼的瞬间

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

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

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

我在这里啊

就在这里啊

惊鸿一般短暂

像夏花一样绚烂

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

我们就这样抱着笑着还流着泪

我从远方赶来 赴你一面之约

痴迷流连人间 我为她而狂野

……”

我从头听到尾,正在痴痴呆呆时,忽然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从眼前飘过,似乎还对我笑了一笑。

后来,碰巧再次遇见了山谷。

“山谷,你三叔现在如何了,还好吗?”

“你说落凡吧,你还记得啊。”

他突然停下,顿了一下,缓缓说道,“唉,造孽啊。”

“我三叔去世了,就是在上次我带你们去看望他之后,病情加重,挨了两三年后在一个秋天走的。”

“我见到一个女孩?”

“恩,你又去过莲花谷了。”山谷上身微微动了动,“是有一个女孩,我也不知道那女孩是如何上山碰见我三叔的,于是她从此总是跑去在一旁,静静地看着我三叔看花赏花,听着我三叔咏诗诵读,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着了魔。我三叔不搭理她,她就主动跑过去帮助做这做那……唉,你说这是不是造孽啊。后来,三叔死了,那女孩却还在那荒山上,守护那株白色兰花。”

“喜欢弹琴唱歌吗?”

“对,喜欢唱‘像夏花一样绚烂’”

“唉,幸好这次她爸爸妈妈终于找来了,已经给她找好了婆家,据说要她马上嫁过去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没想到,一眨眼再次听到这首歌,已经是二零一九年了。

岁月如流水,时光好快,我离开了家乡,外出流浪,再也没有遇见山谷,也再也没有听说莲花谷茶树坳的故事,直到再次听到“惊鸿一般短暂,如夏花一样绚烂”这个词,我突然才明白,原来在我的心底,我一直牵挂着什么,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若秋叶之静美”一种多么亲切的感觉,似乎我绝大部分时间,就一直在旁边听着。

不知那盆洁白的兰花,现今流落在何方,谁又能懂得这漫漫长夜?!

唉,

这世间,有谁不是惊鸿一般短暂,又有谁真能如夏花一样绚烂?!

金戈枸酸西地那非片

正品伟哥_万艾可什么价位哪里才可以买到正品

威尔刚30粒多少钱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