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星八卦

儿子出身一个月后婆婆做了这么畜生不如的事情我报案后想离婚

2019-11-10 02:39:5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儿子出身一个月后婆婆做了这么畜生不如的事情我报案后想离婚

皇帝瞧着她手里的汤,“这样好的东西,怎地要扔掉?”

铃儿枝梧不能言语,那边本不想说话的云苏,只好起来请安,“皇上吉祥,是臣妾让铃儿倒掉的!”

皇帝1笑,搂了她的腰,凑近她耳边呵气道:“你怎知朕的肚子喝不下?”

不想她的话被他听了去,云苏脸微微1红,从他怀里挣开,才说道:“这汤没什么紧要的,若是找了御医去看,定有好药,我这汤不喝也罢,免得与药性犯冲!”

“你倒关心朕!”他再次拉了她的手,朝铃儿道:“去把这汤热了,拿来给朕喝!吩咐下去,朕在这儿用晚膳!”

铃儿大喜,小姐早上才从皇帝那里回来,午膳又是在皇帝那儿用的,如今晚膳又亲身过来凰腾宫陪她用膳,可见皇帝对小姐的宠爱非同一般了!

似乎,比出无夜那件事之前,还要好上许多呢!

她转身,要出门去吩咐,苏云忽然加了1句,“多弄些平淡的菜,最好弄碗热的海带汤!”

皇帝笑,搂着她的腰,在她的贵妃榻上坐下,一手扣住她的小腹,一手拾起她丢落在贵妃榻上的书,眼睛却没有看书,而是看着她白净的脖颈,低头在那柔嫩的地方咬了一口,“朕喜欢你关心朕!”

那一块地方,瞬间红透了,往上一直蔓延到脸,他的鼻息因感冒有些重,声音也沙哑着,却另有一番磨人的味道,听得人心似有痒感。

她扭了一下,他已抬了头,看着那本书,“你喜欢看这类书?”

“我足不能出户的,看看这书长点见识也好!”那是本北燕国周游记,是北燕国一喜欢周游四方的道士所创,里面全是北燕国各地的风俗民情,而且书后还有较为详细的北燕地图。

这书对她以后出宫,帮助该是很大的,所以她每一页都看得十分认真,有重要或有她想去的地方,她会逐一记下来。

“想四周走走?”皇帝垂眸问她。

云苏绝不扭捏地点头,“很想!足不出户,永久只是坐井观天,看看这些书,也不过是安慰自己罢了!北燕乃泱泱大国,臣妾很想看看皇上治理的4洲。”

皇帝大笑,像是被她取悦了,好看的眉眼都展了笑意,他捧过她的脸,认真盯着她,以为他要说什么,谁知他居然锋利非常。

“后面那句话,很假!”

她眯了眯眼,也随着笑了,“那皇上喜欢吗?”

“朕,喜欢!”皇帝搂了她,直接在贵妃榻上卧倒,让她窝在他的怀里,“朕忙了一天,累着了!”一双精锐的眼闭上,他小憩起来。

云苏动了动身体,选了一个适合的姿势,也跟着他闭目眼神,许是屋内太温暖了,也许是他太累了,他竟然没一会就睡着了。

呼吸悠久安稳,因感冒有轻微的鼻息,她捂嘴偷偷一笑,从他怀里起了身,在床上拿了件薄毯子,给他盖在身上,铃儿热好了汤进来,发现小姐蹲在贵妃榻前,在仔细打量皇帝熟睡的模样,她将汤当心放了桌上,掩上门出去。

云苏也没管那汤,仍旧半坐在地上,看着那睡容安详的男子,无喜无忧,眉心没有昔日里微微拧起的川字,嘴角也没有刻意勾起的浅笑,恍如这才是真正的他。

可他肌肉仍旧有些绷着,仿佛连在睡梦里都不得放松,警惕与他的呼吸同在,她叹了口气,她懂这类感觉,执行任务的进程中,哪怕再累,哪怕是在睡觉,她的警惕也一刻不敢松懈,那样的日子,过一天比过一月都要漫长得多!

比做甚么都辛苦!

难怪,小小的1夜风寒,他就病下了!虽然不重,但是对年轻的他来说,已经是很不寻常的了!

他初登帝位不到一年,却因朝中各类的因素不能亲政,他眉宇间不是脆弱无能之辈,那眸底深处汹涌着的是暗藏的愿望。

当初,七子夺嫡,他登皇位,这个漫长的过程,听说最猛烈的时候,都有一年。这一年里,他撑得一定很苦,如今皇位虽然不稳,但是却较之前可以放松些了,借着与她1夜的时候,他劳心劳肺惹出来的病,也终究爆发了!

小病而已!

他还在撑着吧!声音都沙哑了,却刻意去忽视,尽量地弄出开朗的嗓音,连那咳嗽声都压抑得很低。

“你还打算看朕多久?”沙哑沉稳的嗓音响在头顶,云苏羞红了脸,不去看那揶揄的笑,他却忽然勾了她的下颌,让她抬起头来,他在笑,“朕怎么有种被你看透心思的感觉呢?”

云苏失笑。

皇帝也随着笑了,语气却凌厉了几分,他用手掌覆盖上她的眼,“朕,不喜欢你这么晶亮的眼神,以后别用揣测的眼光看朕!”

“你手好冷!”云苏将他的手拉下,果然是为帝王者,没有几个人愿意自己的心思被人琢磨透彻,可是愚笨如她,又怎样可能猜得透他的心思呢!

若是女人的心是海底针,那末他的心就像那片大海的最深处最远处,你永远不知你此刻看到的平静是不是是真的,你也永远不知道,有时候的波涛汹涌是为什么!

她拉了他的手,他索性握住她的,“那你给朕暖暖!”

如今就他们2人,她没必要像在雍宁宫的时候那般,因而云苏很干脆的抽出手来,转身去桌上端了碗汤,“这梨子煮的汤,最是清肺止咳,你喝了试试吧!”

“你怎知朕咳嗽?”皇帝凌厉了眼神,有种被人看穿的不悦。

云苏失笑,“当皇帝真辛苦,连病了都要假装没病,其实在我眼前,你无需连咳嗽都压抑!”她顿了顿,才说:“昨晚,我听见你咳嗽了!”

皇帝忽然笑了,不知是由于她前面那句,还是后面那句,他接过汤一口饮尽,面上有欣喜闪过,他此刻倒直言了,“终究,没必要喝那些苦兮兮的药了!”

“你也怕吃药?”云苏惊奇。

皇帝大笑,“朕也是人,不是神!”

“可你分明把自己的身体当神用了!桌上那么多的奏折,我看1本都头痛,你却要一本本的看,是否是夜里常常熬到很久呢?”她只是凭着心去说,落了他人耳里,便总觉得这是关心。

“以后,你若有空就来雍宁宫替朕整理整理折子吧!”

皇帝话音刚落,那边响起了敲门声,仇予的声音在外面,“主子,皇后娘娘在雍宁宫等您!”

“知道了!”皇帝轻轻应了1声,眉眼似闪过什么,云苏没有扑捉到,皇帝起了身,“朕,先回去了!”也没待她说什么,皇帝已出去了。

他不是不待见皇后吗?云苏笑了下,命铃儿将东西整理好,她躺在床榻上小憩,刚躺下一会,清妍姑姑急匆匆地进来,“娘娘,不好了!”

“什么不好了?”云苏睁开眼睛,发现清妍姑姑很着急,却支支吾吾又不肯说了,她问:“是否是无夜?”

清妍姑姑一震,点点头,“倒是甚么都瞒不过你!”

“你瞒我干吗?宫里出了事,能让你欲言又止的,恐怕只有他,怕我多去管他的事,招了皇帝猜想讨厌吗?”云苏一边整理衣服,一边嘲笑道:“若是连这也要猜想讨厌的话,他便也不配我喜欢了!”

整理妥当后,她朝清妍一笑,“他如果真是这样,我倒轻松了!”

清妍叹了口气,只好跟着她过去雍宁宫。

无夜被指派在御前奉茶,皇帝龙体欠安,皇后领着宫妃们前去看望,无夜毛手毛脚,将滚烫的茶水打翻在了华妃身上,皇帝因此大怒,赐无夜杖责四十。

整整四十大板呢!

一想着,云苏的脚步加快很多,到了雍宁宫,里面已是板子声一片,却听不见人哭叫求饶的声音,她大急,刚要踏进去,仇予拦了她的路。

“娘娘,不可造次!”

“什么叫造次,我的人在里面受刑呢!”云苏推开他就走。

仇予一时心急,抓住了她的手臂,“娘娘,您别忘了云大人的话!”

无夜入了宫,就是皇帝的人,他会忠于皇帝而且只忠于皇帝,而她再也不能再去为他出头,云苏咬了咬牙,再次甩开他的手进去。

宫殿外,小花园里,摆着两张宽凳子,无夜被绑在上面,侍卫们拿着厚厚的巴掌宽的板子一下一下抡在他身上,他下半身已经血肉模糊,却死死咬住牙,一声不吭。

这少年,倔强得很!

云苏快速过去,“停止!”

行刑的侍卫顿了手,却看了看皇帝,皇帝不动声色,他们的板子继续落下,云苏大急,冲过去接了那板子,顺手一掀将几个侍卫掀翻在地,“我让你们停止!”

转身查看了无夜的伤势,还好只是皮肉伤,多少调养几日,很快就能好的,在军营的时候,她也受过这类军棍,知道疼得锥心椎骨的,而且还得连着几日受罪。

她记得,不过几下屁股就彻底肿了,如今四十大板骨头都会打碎吧!她刚来的时候,听见舜习报十七。

才十七下而已,就已血肉模糊了,侍卫力气大,一下一下都用了全力,那锥心的痛,云苏不敢去想象。

这个,刚刚受了极刑的少年,如何能去承载这样的痛!

“小姐?”无夜抬了头,只冲她摇摇头,“无夜没事!”

“都成这样了,如何会没事?”云苏心疼得红了眼圈,弯腰想将绑在他身上手指粗的绳子去除,无夜握住她的手,低声道:“小姐,莫要忘记少爷的话!”

云苏嘲笑,挥开他的手,执着地非要解开他的束缚放他自由不可!

“苏贵人,你可还将本宫放在眼里!”华妃厉喝。从云苏一进殿,皇帝的眼光一直留连在她身上,虽然他明显不悦,却始终不肯出口阻止,她被烫了,总归是要讨回公道,她有理到哪里都说得通。

云苏松了手,这才朝内殿门边看去,一溜的华丽裘袍,宫妃个个明艳动人,妆容精致华贵,却都是淡漠冰冷。

她们将手笼入袖中,一个个站在那烘着地暖的大殿里,好整以暇地望着这边冰寒的雪地中,低微的奴才被处责罚,听那一声声板子落在肉体发出的烦闷响声,她们只是嘴角勾笑,这个地方的人,何其狠心!

云苏低头解开了无夜的束缚,才抬头朝华妃道:“我不知道无夜做错了甚么?至于处这样残暴的责罚吗?四十大板,他如何承受得起?”

华妃冷笑,语气残酷,“他烫伤了我,打四十大板已是看着云家的面子了,若不是顾念姐姐这般紧张他,就算处以棒杀也是可以的!”

棒杀,就是将人生生打死!

皇宫等级森严,这太监便是这宫里地位最低的那一等,他们不但身体遭到了严重的伤害,连心灵都受过重创,宫女们还有被皇帝或贵族看中就一步登天的机会,而太监这一生都得在这宫里,活在最低微的一层。

而无夜,就是为了她,成了这最卑微的一层,所以哪怕他仅仅是打翻一个茶杯,都要被棒打四十下,整整四十下。

或许她们是故意刁难,也许真的是无夜犯了错,可她们是主无夜是仆,要揪他的错简单又简单,揪到了便是刑法加班百般折磨。

这一切的苦,他因她而受。

而这一切,都仅仅只是开始,如果她不变强大,她身边的人乃至是她都会遭到各种各样的刁难,在这皇宫,她无需高高在上,却也要无人敢欺!

别忘了,她是传奇少校!

虽然不懂揣摩人心、勾心斗角,但是摆平几个被嫉妒虚荣冲昏了头脑的女人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她冷下眉眼,狠狠划过华妃,她不喜与人争斗,也不喜欢这后宫的纷争,她一次次妥协其实不代表她就好欺侮!她的心性就被这红墙绿瓦磨了去!

“我问你,无夜烫了你哪?”

她语气咄咄逼人,华妃眼圈一红,委屈地看了一眼皇帝,“臣妾,难道活该被烫吗?是不是只要是姐姐喜欢的人,在这宫里不管是出错还是犯法,都可以不处罚吗?都可以将受害者视而不见吗?”

她的话语楚楚可怜,加上她泪眼弯弯,倒生出几分可怜来,仿佛这一切都是云苏的错,她不但被烫了,如今还受了委屈,却由于皇帝的偏心,她什么都不敢说!

好个华妃!

这皇宫装腔作势,挑弄是非的工夫,可真是不弱呀!

云苏心中嘲笑,皇宫潜规则如此,她们能用她为什么不能用,望向仇予,“仇公公,请问依照惯例,无夜这类毛病,该处什么刑法?”

她宁可公事公办,也不愿意将无夜的生死交到这些人手里,任由他们把无夜怎样就怎样,他们休想,这是不可能的!

仇予却难堪了,他要回答的问题有些难,他只能看向皇帝,妄想在他脸上看到些指导,无奈皇帝脸上什么情绪都没有,只是沉一直的沉。

茶倒在主子身上,重则二十大板,轻则十大板,也有一板子不打的,只要主子一句话,饶过了就是饶过了,可若是主子不高兴,杀了也就杀了,这样你让他如何回答?

他求助似的望向舜习,舜习只垂着眉,谁也没有看,一派卑躬屈膝的模样,仇予叹了口气,他仿佛更倒霉些,他走了出去,“回苏贵人的话,按照规矩,若是主子不怪罪,一般十大板便可!”

还是选择帮了她!

“若是主子怪罪呢?”华妃得理不饶人,瞥向仇予嘲笑道:“仇公公,可别欺侮我比苏贵人晚几日入宫啊!”

仇予大声叫苦,只垂头道:“奴才只是就事论事,若是华妃娘娘如此问奴才,奴才也是这般答的,若是主子怪罪,赐棒杀也可!但,奴才心知华妃娘娘仁慈,想必这般残酷的刑法,您是绝对不会吩咐的,所以奴才就省去了!”

早闻仇予机灵聪慧,本日一见果然!华妃冷哼了一句,“棒杀,本宫是绝对不会赐的,但这杖责四十,是通情达理了!”

“苏贵人,这般冲动便过来了,见了皇上与皇后,连个礼都不会行吗?”华妃瞥了一眼皇后,“好歹皇后还在这,这后宫刑罚都是皇后做主,你是觉得皇后与我同流合污,故意刁难你这不长眼的奴才吗?”

华妃不是愚钝的人,在太后的调教下,已经早她一步适应了这后宫相处之道,所有人都清清楚楚明白后宫生存法则,惟有她懵懵懂懂地闯了进来,懵懵懂懂地跌入了斗争的漩涡当中。

这样1句抢白,云苏倒有些接不上话了,皇帝说得没错,她这样的性子真的不适合生活在宫里,很有可能连他想保她的心思都没有了。

她不懂斗争,不会揣摩人心,也还不懂卑躬屈膝,一心只想着救无夜,留在人家手里的痛处太多了,在宫里横冲直撞这么多日,她唯一仰仗的就是皇帝的宠爱,若是这份宠爱没有了,她便一无所有了!

这样的自觉,让她周身都有些寒冷。

这样一个她,竟然到了要依附一个男人生存的地步了!这个地方,太容易改变人心了,还是那个男人,太教人沉溺自我了?

她一个寒战,眸光中的懵懂一展而逝,她要在这儿生存,要无人敢欺地生存下去,必须要依靠自己的气力,去改变自己,去适应这!

冷傲倔强,有的时候只会是前进路上的绊脚石,真正的强大是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,乃至是掌控他人的命运!而,在这样的前进道路上,很多时候需要改变的是方法。

膝盖1弯,云苏第一次朝皇帝下了跪,她抬眼眸底苍凉一片,那样的眼神让燕翎风勾了唇角,这个女人又变了!

“皇上恕罪,臣妾得知无夜犯了错,特地过来瞧瞧,绝对没有指责皇后与华妃的意思。臣妾仅仅是觉得,无夜是新入宫的奴才,难免会犯些错,若是华妃身体并没有大碍,不如轻判吧?免得吓着了那些准备入宫,或者也一样刚刚入宫的奴才。”

一席话,卑躬屈膝了,却也通情达理,华妃扔在她身上的攻击,全部被这一席话给化了去,溶入这空气中。

皇帝半眯着眼,一句言语也没有,皇后亲自扶起云苏,“无夜烫伤了华妃本是大罪。华妃念在你当日在静坤宫为众位姐妹求赏赐的情份上,轻判了无夜,谁都知道无夜当初是你的家奴!”

“如此一来,我还得谢谢华妃了!”云苏转身就对华妃盈盈下拜,华妃身体1让,嘲笑道:“我可受不起你的大礼!”

云苏抬头看皇帝,“无夜入了宫,又入了雍宁宫,便是皇上的奴才,臣妾本不该多管,只是我与无夜好歹是主仆一场,若是太无情无义了,倒教如今随着我的人心寒!”

撇开了她对无夜的关心,表明她此刻的做法,仅仅是出于一个主子,对现在局势的考虑,而这个奴才也与其他奴才,并没有其他不一样。

无夜抬了抬头,虚弱地望她,他浅浅1笑,小姐真的长大了!

云少爷来看过他,对他说了许多话,他只记住1句,‘他日若想站在她身旁,一辈子守护,就得学会卑躬屈膝,就得学会忍辱偷生,否则这场极刑,就白受了!于她,无功有害!’

他记住了,记得清清楚楚,也做得顺顺当当,若是她不出现,这场刑他会咬牙忍住,哪怕明日再见,他也会装作若无其事,那样的罪都受了,这点又算得了甚么呢?

“小姐大恩,无夜无以为报,如今奴才已是皇上的人,势必会忠于皇上,是赏是罚奴才都无怨无悔!”他重重磕下头,恨不能将尊严都磕入地板之中。

“你知道感恩皇上,我倒开心!”云苏笑着答了,亲厚地拉过华妃的手,看了看她被烫红的纤纤玉指,连皮外伤都没有而已。

也不知道,那茶杯为何会倒?无夜不像是那般毛手毛脚的人。

此刻,还能说甚么?争一时意气,斗一时威风,都不如保住无夜,别让他再接着受刑来得有效。

她笑着对华妃道:“mm这手真美!还好,只是烫红了一下,没有大碍,我宫里有上好的药膏,我待会亲身给mm送到你的宫里去,可好?”

华妃知道她的目的,此刻也直言不讳,“姐姐的好意,我心领了!但是这奴才的刑法,还是得罚了,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!”她朝云苏伸伸手,“姐姐可不知道,mm的手可疼了!”

云苏冷了眼神,将她的手松开,“mm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不如赐二十下,便是了!就当卖给我一个面子,可好?”

“姐姐,你怎么光顾着护这么一个奴才呀!我们好歹是一起伺候皇上的姐妹,你可一点都不心疼人家!”华妃娇声娇气地撒着娇。矛头直指故意的挑拨,她再懵懂也听得出来。

“我如何不心疼你呢?”云苏一笑,“这不将上好药膏,都要给你送来嘛!”

此时,皇后笑道:“华妃mm向来宽宏大量,她也只不过是怕皇帝身旁的奴才不听话,服侍不好皇上,才想借着这件事来教训教训这班奴才而已!”

她走过去,拉着华妃的手笑道:“还好妹妹福大,这手一点事儿都没有,这刑罚也差不多了,不如mm就看在苏贵人的面子上饶了这奴才!”

华妃冷哼,“皇后倒会做这个顺手人情!”

皇后脸色1僵,这样直白的话,倒有点让她脸色挂不住了,立在宫妃之中,冷眼看着他们斗来斗去,却绝不参合的皇帝,忽然开了口,“华妃,得饶人处且饶人吧!”

“皇上……”华妃一委屈,眼圈又红了,本想据理力争,但是想到太后的吩咐,说皇帝若喜欢柔弱无力的女子,她也该学着点,最后只撒娇道:“皇上偏心!”

皇帝1笑,搂了她的肩进宫殿,“朕,如何偏心了?外面那般冷,朕只是不想你冻着。”

皇帝的恩宠,哪怕只是1句表示关心的话,都是给宫妃最好的嘉奖,也都会是她们忘记愤怒哀伤最好的灵药,果然华妃笑颜如花地跟着皇帝进了殿。

“皇上今日也累了,大家就都散了吧!”皇后见事情已妥,从宫殿内缓缓关上的门撤回眼神,吩咐了众人,才走到云苏身旁,“妹妹,可愿意送送本宫?”

云苏看了看无夜,有些不放心,皇后笑道:“mm不必担心,皇上既然已让华妃得饶人处且饶人了,华妃也不会再惩罚他了!”

云苏抬眼朝她1笑,“多谢皇后了!”

“谢什么?”皇后握住她的手,亲厚道:“咱们是同一天进宫的姐妹,相互帮衬着,也是应当的!”

云苏一笑,“姐姐说得是!”她走至无夜身边,轻声说了句,“我过会让铃儿给你送药过来!”

“恭送娘娘!”无夜垂头,恭敬道。

皇后拉了她的手,与她一路往御花园而去,云苏脸上挂着笑意耐心相陪,皇后苦口婆心,“妹妹虽然被降了位份,但皇帝给你的宠爱还是胜过宫中人千万倍,这宫里人的眼睛还是时刻盯着你的,mm行事做人,可得万万当心着!”

“多谢皇后娘娘提点!”云苏笑着答了,公事公办不带丝毫的个人情感,她心里却在疑惑,不是说后妃同纳,皇帝宠幸了她,这对皇后来说,是天大的耻辱,而皇帝越宠她,皇后就应当越恨她才对,为什么皇后对她,会这般的好?

如果皇后不是口蜜腹剑,那末这里面就一定有问题!

皇后轻叹了口气,敦厚的脸上,露出一丝小女儿的调皮,“我每每欲与你亲近,你倒总是与我生分,看着你经历了无夜那次的事情后,行动处事倒比之前好了很多,那日夜宴与本日,我倒对你放心了很多!”

“皇后对我如此之好,我受宠若惊!只是,人在经历了事情以后,总会比之前改变很多,若是吃了亏还不学不会保护自己,未免太悲痛了些!”云苏苦笑了笑,这样的改变,有些磨灭她的心性。

可,真正的内心强大,就不会由于处事的方法和手段的改变,而改变了心性,那只会更快的实现自己的目标和理想而已!

“你这样说,倒让我更喜欢你了!”皇后坦率1笑,那样子与她在宫妃们面前的模样,不太一样。

那样的笑,在对后宫任何人不抱希望的云苏眼里,有真诚的味道,她随即回之一笑,就是那样简单,你对我真诚我自然也会坦诚相待而已。

虽然,不清楚皇后为什么,处处愿意帮着她,处处还会提点着她,心下质疑,可这样的话若问出去,倒是双方都会难堪。

皇后见她不说话,心里明了,她人倒坦率真诚,一笑说了实话,“在你眼里,本宫是不是是就该恨你?本宫这样待你,是不是是另有一番心思?”

她如此坦率,倒让云苏有些意外了,她一笑非常干脆的答了,“我确切感觉到很意外!”

皇后轻轻地笑,“他是皇帝,自然是妻妾成群,后宫妻妾万千,他不宠幸你,也会宠幸他人的!倒还所幸是你!”

“为什么是我?”云苏问。

皇后笑答道:“我说我喜欢你这种心性的,你相信吗?”

“有何不信?”云苏坦率大笑,反问她,“只是这宫里,真的只要喜欢就可以了吗?”

皇后顿住脚步,轻提起裙边,缓缓走进花园的草地,草地上积了雪,身后随着的丫环嬷嬷紧张地跟着,云苏也跟了进去,皇后走至一簇菊花旁,她伸手摘了1朵,递给她。

云苏接了,嗅了嗅,冬日里的菊花无香。

“喜欢吗?”皇后问。

云苏将花递给她,“我夙来不爱花!”

皇后笑了,“都说,牡丹才是花中之王,我却独独爱着菊花。它没有桂花浓郁的香味,没有月季艳丽的色彩,它却有自己的味道,清清淡淡的。盛开,可以欣赏,衰落晒干了泡茶。”

“后宫当中,同样以牡丹为尊,皇后的宫殿必须种植牡丹,皇上将牡丹放入了凰腾宫,我的宫里只是放了菊花,他人笑话我却开心,由于我的闺房一直都是种满了菊花的,如今也是满满的菊花,我很满足!”

皇后絮絮叨叨说了许多,才回头看了云苏,“你仿佛很不习惯宫里的生活!”

“确切!”云苏从花丛中抬起眉眼,看了皇后,“你很习惯?”

“没什么习惯与不习惯的,我已是皇后了,还能如何呢?”皇后笑着,眉眼间有淡淡的遗憾,却不是无奈与苦闷。

她恍如,还挺习惯这一切的,她却不习惯,总有一日要离开的,这或许已是她活在这宫里的目的的,总会实现的!

由于,对于她来说,还没有不能实现的东西!

皇后瞧了她的倔强,笑道:“你刚才问我,只要喜欢就可以了吗?我刚才说菊花,其实就是想告知你,其实后宫没有你想象的可怕,喜欢就可以了!这个地方,本来就复杂,若是还要将自己的心弄得复杂,岂不是活着太累了?以后还有几十年呢!”

云苏豁然开朗,第一次心甘情愿的朝皇后福了福,“云苏受教了!”

“我也乏了,你去看看无夜吧!想必这会华妃回去了,他还跪着呢!”皇后扶了嬷嬷的手,仪态万千地离开。

云苏正想转头走,皇后忽然回过头来,“云苏,别太与我生分了!总该,有些自己喜欢的东西,这后宫的日子,才容易熬!”

云苏笑了,真心的笑了,这后宫日子难熬,确切需要坚持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吧!她夙来洒脱,怎样到了这异世界,倒变了性子了!

喜欢他了,又怎样呢?就算有一日她要离开,最少现在喜欢过,她回眸诚挚一笑,“姑娘芳名?”

皇后愣了好一会,才笑道:“小女子古娉婷!”

“娉婷,好名字,我记下啦!”云苏甩了甩发,大步朝雍宁宫迈去。

古娉婷在花园里站了好久,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了,才收回视线,贴身丫鬟疑惑,“娘娘,您为何这样待苏贵人啊?”

“觉得我待她好吗?”古娉婷低眉问她。

丫鬟点头,“您虽然帮她不多,但是你真心这样说话的宫妃,只她一个了!”

古娉婷展了眉眼,“她的性子,不似他人扭捏作态,我确切挺喜欢的,再者,总归是我与皇上欠她的!”

丫环忿忿不平,“娘娘,您的心太好了!若是我,怎样也容不下她了!若皇上对她真的……”

“别说了!就你多嘴!”古娉婷心里莫名的不安,她沉了脸色,眉眼都冷了下来,厉声喝了丫环一句。

“哟!姐姐,怎样这般生气呀?”御花园转角,华妃摘了朵牡丹走至她眼前。

皇后恢复了澹然,“教训奴才,倒让mm见笑了!”

“这有甚么可见笑的,人非圣贤,谁都有发脾气的时候!”华妃直言不讳,直触皇后的痛处,“这牡丹,最配皇后了!”

“牡丹国色天香,本宫倒觉得更呈mm的花容月貌。”皇后端庄1笑,扶了丫鬟的手,“本宫乏了,就不陪mm逛了!”

她轻笑点头,与华妃擦身而过,一言一语都是冷冷淡淡的客套,本宫这样一个称谓,就已有非常明显的亲疏之分了,最少在云苏面前,她从没有自称过本宫!

华妃狠狠将牡丹揉碎,扔在地上用力的踩上,展转了鞋底,才忿忿离开!

云苏一路狂奔,到了

雍宁宫的时候,无夜真的还跪在雪地里,一张脸冻得青紫,瘦小的身子在瑟瑟发抖。

“怎样还跪着?”云苏伸手要拉他。

无夜侧身避过,低声道:“小姐不可!”附近的侍卫,走了过来,他才提了声音,“皇上未让奴才起身,奴才不敢起身!”

云苏瞥了眼那侍卫,“皇上呢?”

知道她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,哪怕只是个贵人,他倒丝毫不敢怠慢,“皇上在内殿批折子,一直没有出来,华妃娘娘倒是回去了!”

“知道了!”云苏瞧了瞧无夜,“再坚持一会!”

无夜一笑,“皮肉伤,无碍的!”

云苏没再说什么,只是朝旁边一小太监吩咐,“劳烦公公去凰腾宫让清妍与铃儿带了上好的金疮药过来给无夜!”

小太监1低头,“是!”

云苏伸手摘了耳朵上一个耳坠子,递给他,“顺便叫太医来瞧瞧!”

“奴才即刻就去!”那小太监1脸欢乐,拿了那耳坠子快速走了,较之前的怠慢懒惰,判若两人。

有钱,还是好使!

她带了笑意进殿,守在外面的太监不敢拦她,她直接推门进去,皇帝抬了头正好瞧见她脸上的笑,朝她勾勾手,“过来,给朕翻翻折子!”

她收敛了笑,依言走了过去,皇帝握了她的手,“见了朕,这脸上的笑都收了!”

被他1说,云苏有些笑不出来了,只是被他拉近了怀里,皇帝道:“手这么冰冷?听说皇后叫了你去!”

“嗯。”她将手在他手里藏了藏,贪恋他手心的温度。

皇帝笑,“你倒大胆!从未有妃子敢在朕身上取暖的!刚才,在笑甚么?”

“我在笑,有钱能使鬼推磨,之前我没钱,如今多少有些钱了。觉得高兴呗!”云苏垂眸。

万艾可的作用_正常人吃伟哥会有副作用吗?天天吃

常州枸橼酸西地那非盐

柠檬酸西地那非

万艾可伟哥多少钱一粒?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