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莱坞

我是保洁员客户让我去房间打扫走错门看到1幕我永生难忘

2019-11-10 02:53:1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我是保洁员客户让我去房间打扫走错门看到1幕我永生难忘

我睡不着了我,拿着手电,渐渐在番薯地里漫步,想让脑袋冷静下来却是不行。头脑里嫂子的形影悄悄退去,却又想起春云嫂将我带到荔枝树后面,教我做男人的情形。

想起跟春云嫂在一起,让我火更大,干脆往番薯沟里坐。娘的,这时候,我还在想,要是春云嫂能来,我保证二话不说,将她往番薯沟里放倒。

忽然,我眼睛往杨来兴的老屋子那边溜,见一个朦胧的人影,朝着棚子那边悄悄移动。

这个身影我敢肯定是女人,瞧她应该是放轻脚步的模样,还是流露出女人走路的婀娜。

我的妈!我瞧仔细就乐,月光下,那身影比嫂子稍矮一点,不过前突后饱的成熟感,我敢肯定是春云嫂。

丫的,刚才她老公在屋子里跟别的女人玩,她却是主动找我来了。我一乐,故意不出声,瞧瞧她要弄什么。

春云嫂悄悄走到棚子边,站住了声音也轻轻的:“喵喵!”

尼玛,我要被笑趴了,这两声,听起来虽然很娇柔,但却让我感觉她应当也火很大。

棚子边,春云嫂没听到我的回应,又是悄悄地往棚子里走,不过一小会就出来,站在棚子门边,脸往周围搜索。

“尾弟!”这村嫂不喵了,而是压低着声音叫唤。

我也是巴不得她快点上,笑着拧亮手电,往她照一下,然后又将手电关掉。

春云嫂看到手电光了,好家伙,还用上跑。

“哎呀你怎样坐在这里?”这村嫂走到我跟前,还没坐就笑着小声问。

我没回答,笑着抬脸朝她打量,还是白色的背心和宽松的短裤,朝着我微笑,满满的成熟感让我伸出手,朝着她圆圆粉粉的腿摸一下。

春云嫂又响起两声“嘻嘻!”然后也往我身旁坐,成熟暖暖的身子朝我的手臂靠。

又是跟嫂子不同的幽香,这幽香好像还带着浴后的清新。我笑着小声问:“你刚洗澡呀?”

“咯咯!”春云嫂又是笑两声,圆圆的眼睛嗔一下:“男人问女人洗澡,亏你问得出口。”

我还没回应,这村嫂身子1挪,软软的前面也往我的怀里趴。

村嫂就是直接,才一趴下,丰盈的圆脸也冲着我的脸凑。

这位成熟的村嫂,亲起来就是让我受不了,满口清香,让我猛地咽两口,然后热烈地开启挠心的互动。

春云嫂好像是不想浪费时间,脸一抬,移开我的脸,笑着又说:“以后,嫂子是你的人。”

“喂,你想占便宜呀?”我也小声说。

“嗯,嫂子就是想占便宜。”春云嫂说完了,双手1抬,“唰”一下,将白色的背心往番薯藤上扔。

我靠,我不怕她占便宜了,月光很柔,成熟的一对柔白却比月光还柔。

春云嫂就是老司机,手朝我伸,将我的背心也往上掀,然后一片柔柔雪雪的身子,重重地往我的怀里趴。

尼玛,这样子一趴,温温柔柔的舒服感,让我又是将最宝贵的第一次,要给嫂子的想法给忘记了。只知道伸出手,将粉粉的,幽香浓浓的身子搂紧点。

真是特么地带感,春云嫂还发出“嗯!”的1声,然后身子也扭了几下,趴在我怀里的一片成熟,也动得更加柔美。

“喂,你来了,不怕你老公知道呀?”我又是笑着问,反正她是杨来兴的老婆,我就会不客气。

春云嫂张开眼睛,笑一下也说:“他不知道跟那个女人鬼混去了,那还看得见人。”

哦!我吓一跳,这村嫂嘴里在说话,手却是悄悄穿越进我的宽松悠闲裤。然后我差点崩溃,她的手怎样就这样有灵气。

“我的天,真让我害怕!”春云嫂低低地说,然后“咯咯咯”又是窃笑。

“害怕什么?”我也问。

这村嫂笑完了才说:“还好我不是你嫂子,要是她,你这男人样,可能会很惨。”

“喂,别别,别让我又那样。”我还说得有点急,这村嫂说完了,脸还要往下面趴。

春云嫂真的坐起身子,不趴了,抿着嘴巴看着我笑,那模样,已经是让我赶忙点的意思。

我才不那样急呢,脸往她柔柔的身子凑,满身子都是透出成熟的芳香。

春云嫂洁齿咬着丰盈的嘴巴,好像不喜欢我这样温顺,粉粉的身子往番薯沟里躺下,伸出双手朝着我举,嘴角也荡漾起一抹微笑。

我不管啥的了,我要成为真正的男人了。

“我的天,你想杀了嫂子呀,慢点,你太男人了。”春云嫂突然说,还咬着嘴巴。

我慢甚么呀我,这是第一次,我急都要急爆棚了。

天生一个仙人洞,我开始还感觉有点艰苦,然后终究顺利进入探幽。这是我的第一次,幽幽的感觉让我差点又崩溃。

老天爷!春云嫂让我有点怕怕,真是如嫂子说的那样,这是一头狼。

“哦天!叶天!哦……”春云嫂总是叫个不停。

我也为自己吓一跳,我怎么了我,凶悍起来让我也弄不懂。

“嗯,嫂子……嫂子跟你说,别别……”春云嫂想说什么,但却说不出了,双手牢牢地抱着我……

番薯地,本来就充满着乡村的狂野,不过,我们俩却是比气氛还更加狂野。要不是我一只手硬是堵着春云嫂张开的嘴巴,弄不好村子里有人听到狂野的叫声,会跑出来围观。

真他娘的舒服,我也终究躺在春云嫂的身旁,瞧着她还在大口呼吸,紧闭着眼睛的样子,我就想笑。

春云嫂终究张开眼睛,也坐了起来,重重地呼吸,边擦着身上的土边说:“你这家伙,一点不温柔。”

“你就不喜欢温柔,让我怎么温顺。”我也说,手又往她好像比刚才还鼓的柔圆伸。

春云嫂又是笑两声:“明天,嫂子要是不能走路,嫂子会骂你。”

我又乐,春云嫂穿好了衣服,又是往我身边坐,还低下脸朝着我亲。

这村嫂亲完了,手放在我的脸上,声音很温柔:“嫂子回去了,你这只小老虎,嫂子爱死你了。”

我也坐了起来,准备睡觉呗。

“哎呀!”春云嫂走了几步忽然叫,回头冲着我翻白眼,不过嘴角却是含着笑。

我也笑,明白她为什么叫,也明白为什么冲我翻白眼。反正是她自己找我的,她要是受伤不是我的责任

我往声音处瞧,杨来兴也走了过来。这老小子喊完了,看着我,嘴角还浮起嘲笑。

我也笑,感觉这老小子是在冲我摆表情,大有我嫂子,就别想到生态园了的意思。

娘的,我看见杨来兴就乐,昨晚他老婆被我弄得死去活来,这家伙还不知道。

嫂子也站了起来,抬手撩了一下披肩长发,冲我来个微笑。大清早的,一对深深的酒窝就是漂亮。

我挑着水,走到苦瓜地边,一边浇着水一边冲嫂子说:“嫂子,等会登山过去,吓死他们。”

嫂子抿着嘴巴笑,也点点头。

我们俩忙完了,往村里走,瞧村口已是放着十几辆摩托车呀电瓶车的。杨汉民和杨来兴,带着十个穿着挺鲜明的村姑村嫂,是要往生态园动身的节奏。

我瞧着这十个女人,其中还有杨汉民的女儿杨蓉,这妞跟我初中是同学,考不上高中听说跑县城读职校,又回来了。

“文娟呀,你没有到生态园的名额,怎么也这样急着回来呀?”玉凤嫂还冲我嫂子说。

嫂子只是笑,抬眼冲我看一下。

我也笑,然后也说:“等会,我们到生态园,问问人家要不要招工。”

“扑!”杨汉民和杨来兴都笑大的模样,还笑出挺大的声音。

人家爱笑笑,我回到家里,洗个澡换上衣服,往嫂子那边走。

嫂子也换上衣服了,今天她是上面加上一件粉红色的短袖衫,下方还是那条黑色的短裙,脚上又是套着黑丝还有皮凉鞋。

我冲她笑,想起了昨晚她站在我肩膀上,那股让我火很大的香气,让我的萌动又起。

“喂,我抹了香水,会不会抹太多?”嫂子笑着问。

我也笑,她这样问,那我就闻呗,脸往她的短袖衫领口凑。

我脸一凑,嘴巴已经碰上那条粉粉的,又是弯弯的沟。这不是闻,而是亲了。

“嗯!”嫂子被我吓得出一声,抬手轻轻打了我的脑袋一下。

她打她的,我只感觉,幽幽的香气中,我的嘴巴碰到的感觉,真的很嫩也很温和柔。

“嫂子,你没抹香水耶。”我闻了两口,抬起脸就说。

嫂子杏眼冲我嗔,抬起右手臂:“我是抹这里,你闻那里干吗?”

我中奖了耶!嫂子的话让我乐,那就再闻。手将她的粉红短袖往上拉,脸也往她光洁的袖子口里面凑。

“咯咯!”嫂子笑两声,还是跟昨晚我闻她的时候一样,被我的鼻子碰到了光洁的一片丰盈,怕痒痒的模样。

我又抬起脸:“不浓,反正我闻着挺好。”

嫂子点点头,也说:“走吧。”然后,笑得美腮上面一对酒窝就是清晰。

我也点头走出来,嫂子锁上门了,我们俩一起往村后走。

“嫂子,玉凤嫂真得意,忘记了她昨晚的叫声了。”我走到杨来兴的老屋子边就说。

嫂子笑着冲我看:“弄不好,玉凤嫂还是愿意的呢,你没听她的声音,真是……”

我看着嫂子的脸:“真是甚么?”

“哎呀走了。”嫂子不说了,手一伸,拉着我的手往山上登。

我们俩上了山又下山,走到生态园的大门边,瞧村里那些人已到了。

“叶天,你们还真来呀。”杨汉民的女儿杨蓉,看见我们就喊。

那两个老小子,嘴里吸着香烟又是乐,杨来兴还笑得吐出两个烟圈。

我跟嫂子都笑,瞧一大群人都是站在大门外不敢进,我却带着嫂子往大门里走。

我们俩才走进大门,立马瞧那天给我们登记的光头哥,还有一名瞧着有三十左右岁,长得相当有风韵的饱满女人,往大门这边走。

“叶天,你们来了!”光头哥看见我们,还主动打招呼。

我笑着点头,嫂子却是“嘻嘻”两声,小声说:“你往后面瞧。”

她1说,我就脸往后面转,结果也乐,杨汉民和杨来兴都是惊呆了的样子。其他的十个村姑村嫂,也惊愕地看着我们。

“你们来了。”又有招呼声起,这声音,也透出女人成熟的磁性|感。

招呼声,让我又回头,冲着招呼的女人笑,随意也往她的前面瞧,感觉应该是36E的级别。

喜欢的麻烦点个赞,本文后续内容,请打开微信+朋友关注公众号:kanshu78 然后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 177便可以继续阅读

酸西地那非片提前多久

印度神油那个是正品

万艾可伟哥三盒4片装 - 伟哥万艾可官方商城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